<cite id="lf1nv"><span id="lf1nv"><var id="lf1nv"></var></span></cite>
<var id="lf1nv"><strike id="lf1nv"><listing id="lf1nv"></listing></strike></var><del id="lf1nv"><span id="lf1nv"></span></del>
<ins id="lf1nv"><span id="lf1nv"></span></ins>
<cite id="lf1nv"><video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video></cite><ins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ins><var id="lf1nv"></var><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dl id="lf1nv"></dl></var><var id="lf1nv"><video id="lf1nv"></video></var>
<cite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cite><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cite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cite>
<cite id="lf1nv"><strike id="lf1nv"></strike></cite><var id="lf1nv"></var>

設計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社會角色

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時間:2021-03-10    站內收藏

01/

香港設計機構獲獎余波

“好大的一場隕石雨”一文發出后引發的震動不小,一些好友認為此文觀點中肯,切中時下要害。還有許多微信平臺和公眾號后臺聯絡,希望轉載。當然之前也聽到一些負面的消息說,個別參賽單位寫信給深圳市領導,投訴本屆評選結果水準欠佳,獲獎作品的視覺呈現不夠“生猛”。其實即使是食物,生猛的東西吃多了也受不了,會有副作用。生猛的環境就更需要警惕了,對人的精神狀況無益。當代的環境設計問題就出在了胃口上,不注重涵養人性,倒是在形式主義的道路上末路狂奔,以至于越跑越快完全停不下來。

多余的、過量的、過剩的文化灌輸和視覺表現都有一種罪惡在其中,會直接或間接發揮它的藥性。直接性是指它造成的物質和人力的巨大浪費,間接性是它對視覺的傷害和精神的不良影響。過度設計是環境中除了標語以外的另一種大喊大叫,反映出自私和缺乏自制能力。追求過度的視覺也會產生依賴,緩解這種癥狀的方式只能是采取更加過量的方法去刺激視神經和腦神經。

宮崎駿導演電影《千與千尋》中,千尋的父母因為貪吃變成豬(圖片來自網絡)▲

本次大賽獲獎的項目之所以讓人心曠神怡,首先就在于它們在對待形式態度方面的松弛。擺脫形式主義的糾纏,邁開大步踱入廣闊的社會學設計實踐領域。外在形式的淡化標志著設計開始走向更加內在的、深入的境界。這時候審視設計的價值和意義,就不能只通過舊有的美學經驗,而是應當更換一種社會學視角去透視。這是令人耳目一新的設計實踐類型,標志著室內設計從商業模式的出走,義無反顧。

02/

交流

結果向社會公布之后,我也對本屆獲得大獎的一些機構進行了一番了解,從而更加確認了我們當時在評獎現場的判斷并非草率行事。這些獲獎機構的確不是靠運氣,更不是靠投機取巧,而是多年堅守設計的社會學價值和意義的一份回報,正所謂實至名歸。

其中香港的設計機構“元新建城”長期以來堅持設計的社會學研究,他們不僅平視社會,在社區環境中考量政治;而且深入其中尋找社會建構的破綻,并試圖通過自己的分析和實驗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積土成山、風雨興焉。在本次大賽中該機構斬獲一金、一銀兩項重獎,令人矚目。而且我們看到在長期的研究和實踐中,他們已經形成了行之有效的方法論。他們的工作成效在于設計團隊的組合中有了社會學的方法和心理學專業的支持,同時該機構擅于和政府職能部門進行溝通,表現得既科學理性又不失感性人情。

2019年深圳環球設計大獎室內組金獎作品,由元新建城團隊設計的越南餐廳《Gingko House: The Power of Social Architecture》(圖片來源:深圳環球設計大獎組委)▲

元新建城團隊在排擋創新項目中的社會調研工作(圖片來源:元新建城)▲

近來因為這個小機構獲獎的原因,我又通過各種渠道了解了他們另外一些項目介紹,發現這個設計機構的設計項目許多都具有典型的社會性,而且在設計過程中他們采用了和大多數商業設計項目截然不同的方法和策略。他們承接的項目包括街區中即將被政府取締的大排檔,社區中的幼兒樂園設施設計,還有類似于本次獲獎作品“甦屋”的反家暴庇護所“光房”。每一個項目看上去都是那么平易近人,而隱沒在視覺背后的緣由和結果又都是那么溫暖。

在“排擋創新”的項目中,這個團隊通過學科背景交叉的團隊組織和智慧且恰當的策略,最終在技術和行政兩個層面解決了這個窘迫的民生問題!坝螛房臻g”項目貌似一個城市美學方面的案例,實則也是社會學研究方法應用的實踐。項目來源是通過政府采購競標獲得的,問題的調研和排查是全社會范圍內的,解決問題的方法、應用的元素是通過社會調研得到的結果。這幾個項目無論是項目來源還是設計方法都具有典型性,也反映出這個團隊的價值取向。

03/

設計師的職業屬性

設計師的職業身份具有多重屬性,在不同的環境條件下會表現出不同的特質,凸顯其作用。技術屬性是一種基本能力的支撐,也是這個職業的本質性邊界。一個設計師只有具備了綜合運用各種技術方式解決問題的能力,他才有可能被認為是專業型的。就空間設計領域而言,需要設計師掌握的技術知識有很多,比如說“結構”、“建筑物理”、“構造”、人體工學”、“材料工藝”等。

服務屬性是一種基于社會視角的評價,這一點也具有普遍性,因為絕大多數設計成果就是一種人提供給另一種人的服務。這是人類利他行為的一種具體表現形式,但是服務型設計不僅僅是指設計所具有的這種普遍性的“服務性質”,而是指把“服務”作為一種終極目標的設計。這是理念上發生的質變,自發性的轉變成為自覺性行動。傳統的設計觀念是技術性的,強調解決問題的功利性。而當代設計強調的是通過設計的媒介作用,所傳遞的社會情感聯系。這種媒介性質就是社會性,各種設計工作每時每刻都存在于社會之中,它們從方方面面進行著社會建構的工作。

至于人們津津樂道的設計之文化和藝術屬性,我覺得此乃夾帶的私貨,屬于錦上添花之事。謂其私貨原因有二,其一是對文化的解讀和藝術的表達本身有鮮明的個人色彩,大多數情況下都屬于個人性地表達。其二是設計師的職業實際上是應社會的需求而出現的,它的自由程度非常有限。絕大多數背離需求的設計活動都會夭折,極度自由的設計行為是極少數設計師的權力。

香港各地兒童游樂場地調研筆記,此為元新建城與香港建筑署合作研究的項目內容(圖片來源:元新建城)▲

04/

社會是個矛盾體

社會是人類個體生存的載體,它由個體與個體、個體與群體結構而成,F代社會是一種經過設計的復合體,這個設計初衷是理想主義的,意志由上而下傳遞,問題自下而上解決。但是實際上現實的社會中永遠充滿了錯綜復雜的關系,這些關系還是一種頗具生產力的母體,先是不斷產生問題,然后不斷建構解決問題的關系。設計這個事物就是這種自生性具體的表現,它因現實問題而產生,又體現了各社會組成之間的協作關系。

如果感性地看待社會,我們會發現它還是一個矛盾體,這種矛盾性主要表現在它和人的關系上。當社會對于群體性的人溫暖的時候,它或許會對個體的人表現出來冷漠。反過來說當一個社會只關照一個階層、一個群體或個人,那么這個社會就是一個殘酷的社會。因此社會的復雜性就在于它面對的對象是多元的,層級是豐富的,它從一個溫暖的社會突然轉向苛刻的社會是一件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只需要變更對象就有可能得到截然不同的反饋。因此一個穩定的、良好的社會在于平衡,在于它擁有一種能夠自我調節的機制。

設計的社會性不言而喻,好的設計對社會的促進不在于口號而是行動,尤其是針對空間的行動。在和社會學的交集方面空間設計尤其有代表性,因為社會的存在具有空間性的特征。因此城市規劃、城市設計、建筑設計、風景園林設計都有明顯的社會實踐特征,因為這種種科學性的研究和計劃都在試圖改良社會的載體,讓它更適合社會變革的意圖。

排擋改造后的香港花園街人山人海(圖片來源:元新建城)▲

05/

設計反哺母體

社會是個體的母體,而且個體在社會面前幾乎是個永遠長不大的孩童,需要關懷、呵護。比臨終關懷更加重要的是日常的和生存有關的事務,它們由點點滴滴共筑而成。絕大多數時候社會在修正中進步,政治家的理想抵達人民手中化為福祉的最后一段距離也許是最漫長的。和其它設計相比較,室內設計就是解決人類生活和空間末端關聯問題的工作。

室內設計從私屬性漸變為具備公共性可能已經是個不爭的事實,借助專業知識和藝術手法塑造公共空間就是一件被認可的傳統,也是一個曾經的開始。當下室內設計群體通過開放性的政務渠道介入公共事務,顯然是這個專業社會行動的升級。在針對社會福利事業的設計服務工作,以及恢復或重建集體性的美學記憶等方面,室內設計都大有可為。我個人認為在大規模城市化漸入尾聲之際,人類對城市的建設將進入到一個新的形態之中?臻g的修正將替代變革,這是現實和理想的頻繁交鋒,之后空間將以一種妥協的姿態出現。而這個漫長的過程中,室內設計就是新社會和新的空間形態誕生的助產師。

街道上改造后的排擋貨攤(圖片來源:元新建城)▲

約瑟夫·博伊斯關于“社會雕塑”概念不一定只局限于藝術家,他也說過:“人人都是藝術家”這句至理名言,所以我想設計師在社會建設的過程中一定也會發揮應有的作用?臻g的改造有的時候出于私利,比如現實中許多侵占公共利益的違建都是這種類型,這種做法無疑會動搖人們對于人性和社會的信心,歷史上禮崩樂壞的敗相都會寫在空間的形態中。公共空間的塑造出于公眾利益的目的,但是這是比較傳統的做法!霸陆ǔ恰钡姆绞椒椒í毺厍矣行,他們從私有的空間入手,通過重重艱難的過程把它們的性質轉化為一種介乎于公共和私有之間的灰色屬性,然后利用它們去彌補、縫合社會的裂痕。

香港花園街排擋(改造后)▲

06/

關于美學的問題

“元新建城”這樣的機構是室內設計界的新生力量,也許代表著未來。但是在未來的發展中會遭遇質疑,它被傳統勢力詬病的焦點就是“所謂的美學問題”。因為在他們設計的結果中看不到令人眼花繚亂的視覺形式,他們所做的巨大努力基本上都在和社會的相互傾軋中化為烏有。他們的成就就是把“有”化為了“無”,因此這種社會學視角下的設計采用的方法就是“減法”。減法的設計是觀念的創新,屬于當代藝術美學范疇。

元新建城團隊設計的排擋貨攤

相反的是我們常?吹,傳統的美學范式經常成為這種設計方式消解的對象,因為現實中存在的問題往往就是所謂的美術積習形成的痼疾。在元新建城所設計的幼兒樂園項目中,這個團體針對性解決的問題就是那些遍布香港社區“暴力型”的兒童游樂設施。這些工業產品大行其道所高舉的旗幟之一就是經驗中的兒童美學。這種符號化的濫用就是粗糙和暴力的結合,除了破壞環境視覺品質以外,在環境美育方面貽害無窮。而經過科學調研和理性推導出來的形式完全出乎經驗體系之中,與其稱之為“反美學設計”,不如說是設計美學迭代的表現。

由觀察分析孩子們喜愛的游戲設施形式與尺度

元新建城還有一些作品是專注于傳統文化研究的,在形式處理上也顯得極為謹慎。比如“順德——大門味道”是一個古建筑和傳統社區保護傳承項目,靜態的建筑遺產和動態的生活方式都得到了重視,同時注重促進傳統生活方式與當代的因素相結合。在這個項目中“空間美學”依然是一個工作的主旨,但“空間美學”的邊界擴展了,民俗的、裝飾的、空間組合關系以及社區對外部社會環境的開放度等因素都在空間營造中得到了統合。在這些看似保守的工作中,我們依然看到了社會學研究的基礎。我們看到在這個項目中,他們在做一種極為復雜的社會學研究和修復工作,利用物質文化遺產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作為一個古老的社區積極融入當代社會的上馬石,讓文明的香火綿延不斷。


本文來源:中國設計在線

上一篇:返回列表
關鍵詞: 設計 
作者:cdo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_孕妇怀孕高潮潮喷视频_校花自慰全过程冒白浆好爽_青青青青久久精品国产_午夜福利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