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lf1nv"><span id="lf1nv"><var id="lf1nv"></var></span></cite>
<var id="lf1nv"><strike id="lf1nv"><listing id="lf1nv"></listing></strike></var><del id="lf1nv"><span id="lf1nv"></span></del>
<ins id="lf1nv"><span id="lf1nv"></span></ins>
<cite id="lf1nv"><video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video></cite><ins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ins><var id="lf1nv"></var><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dl id="lf1nv"></dl></var><var id="lf1nv"><video id="lf1nv"></video></var>
<cite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cite><var id="lf1nv"></var>
<var id="lf1nv"></var>
<cite id="lf1nv"><span id="lf1nv"><menuitem id="lf1nv"></menuitem></span></cite>
<cite id="lf1nv"><strike id="lf1nv"></strike></cite><var id="lf1nv"></var>

從藝術家的視覺打開異想天開的雜志紙上世界

來源:藝術商業     時間:2021-03-08    站內收藏

在數字媒體遍布全域的今天,談紙質的雜志似乎顯得不合時宜。相比于更快速的、更便捷的數字傳播,雜志確實耗費更多的制作時間、人力成本,印刷、發行成本也總是高企不下,這些看起來“徒勞”的努力在一個凡事講求效率的時代確實并不討喜。

0

但換個角度,也正是因為有這些“額外”的付出,才讓它顯得格外珍貴。在今天,用雜志獲取信息的功能毋庸置疑已經式微,但卻為態度的表達和情感的傳遞提供了一種極好的媒介。尤其對于藝術家,雜志更像是一個先鋒實驗室般的存在,創造和腦洞在這里自由發散。

一直以來,藝術家與雜志都有著深厚的淵源,今天不妨跟著我們一起走入一個異想天開的紙上世界。

早期:先鋒美學的“試驗場”

20世紀是群雄輩出的時代,不同的文化交鋒和流派思想爭相上演。印象派顛覆了西方學院派的傳統,立體主義、野獸主義、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等流派都在以自己的獨特方式對人類文化的未來進行探索。

1

藝術家朱利安·羅斯菲德曾以現代藝術流派的各種主張為靈感創作《宣言》,邀請凱特·布蘭切特扮演了13 個反差巨大的人物形象,將富有青春朝氣的宣言引入當代日常語境中

在一個人興奮而令人激浪的先鋒年代,雜志很自然地成為藝術家承載觀念的重要媒介。

2

《達達》

20世紀初興起的達達主義,以非理性、偶然、反約定俗成的美學標準作為自己的標榜,以示對野蠻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抗議。伴隨達達主義而生的還有一本名為《達達》的重要期刊,這是達達主義者們表達思想的主要陣地。從1917年到1921年,《達達》期刊一共出版了8期。雖然達達主義作為一個美學流派比較短暫,但是卻對現代藝術產生了持續性的影響。

3

Koloman Moser為《圣春》設計的封面,1899

維也納分離派是19世紀后期至20世紀前期新藝術運動在奧地利的分支,其官方雜志《圣春》(Ver Sacrum)于1898年1月發行。它在平面設計、排版和插圖方面的進步性為后來的藝術雜志設計樹立了榜樣,并持續影響到現今的雜志和書籍設計。

步入20世紀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反戰運動、新左運動等一系列激烈的政治事件又為下一個文化變革吹響了號角。

1960年代和1970年代也見證了具有前瞻性的出版物的興起,這些出版物的作用不光是記錄不斷增長的藝術實踐概念,而是成為一個藝術展示的“替代空間”,一個集展覽、批判、記錄、檔案于一體的多元發生地。

4

《藝術語言》

1967年創刊的《藝術語言》(ART-LANGUAGE : The Journal of Conceptual Art)由在考文垂執教的四位藝術家Terry Atkinson、David Bainbridge、Michael Baldwin和Harold Hurrell共同創辦,他們希望將理論知識與藝術實踐結合,研究觀念藝術表達的可能性。這本雜志涉及美國、歐洲和澳大利亞的20多位藝術家,涵蓋近20年的創作,可以說它本身就是概念藝術領域最重要的藝術品之一。

英國雕塑家William Furlong和畫廊主Barry Barker于1973年開始發行一本聲音雜志《聲音藝術》(Audio Arts),并通過錄音帶進行分發。

5

Aspen

Aspen是Phyllis Johnson在1965年至1971年之間發行的多媒體雜志,其撰稿人包括此后大名鼎鼎的安迪·沃霍爾、約翰·凱奇、馬塞爾·杜尚、小野洋子等人。訂閱載體也五花八門,例如光碟、明信片、超8毫米膠片和抄本等等。

6

當時為S.M.S創作的有很多知名藝術家,如杜尚、約翰·凱奇、布魯斯·康奈爾、曼·雷、梅德瑞·奧本海姆、羅伊·利希滕斯坦、觀念藝術家約瑟夫·科蘇斯等

與其說是雜志,S.M.S(Shit Must Stop)更像是介于期刊和藝術品之間的一種嘗試。這是William Copley和Dimitri Petrov在談到與藝術家的長期關系時構思的一系列項目(或者說藝術家作品集)。該項目有趣之處在于,每期雜志均由個別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品組成,并涉及不同的美學風格。

S.M.S于1968年2月至12月每兩周出版一次。每位藝術家都會收到100美金的同等酬勞。并通過郵寄的方式到達訂閱者的手中。該項目的靈感來自激浪派,鼓勵不同的藝術家聚在一起,以抗議畫廊對于藝術品價值的唯一定義。S.M.S.雖然只有短短的六期,卻留下了尤為豐富的歷史檔案。

時尚雜志:藝術創意的“助推器”

談論藝術家與雜志的關系最不能避開時尚雜志。雖然說時尚追逐流行,季節的特性與藝術追求永恒的本質有著矛盾,但這并不能影響時尚與藝術在視覺上所有保有的同一性。通過邀請藝術家進行封面和內容的創作,一方面為內容增強了新鮮感和創意性,另一方面也借助藝術家的名氣進行二次推廣。

7

Essence雜志2021年的1/2月刊,藝術家勞娜·辛普遜與流行明星兼企業家蕾哈娜合作,繼續拓展她從2016年開始創作的“地與天”系列拼貼作品

但藝術家與時尚的關系并不是像我們看上去的那么單向和被動,時尚雜志作為一個極佳的傳播渠道為初出茅廬的年輕藝術家們提供了一個展露才華的絕佳平臺。事實上,很多的大藝術家的職業生涯正是從雜志起步的。

8

9

安迪·沃霍爾為雜志制作的插圖

安迪·沃霍爾從卡內基技術學院(現為卡內基梅隆大學)畢業后幾周便前往紐約,踏上藝術生涯。他很快就被女性時尚雜志Glamour錄用。他在雜志上的插圖,其中包括時尚和美容產品的廣告,都為他后期將藝術與商業結合起來的創作做了鋪墊。

10

由Richard Bernstein繪制的《訪問》雜志封面

順便插句話,安迪·沃霍爾對雜志似乎情有獨鐘,他還在1969年創立了《訪問》,這是一本與藝術家和流行文化巨頭自由對談的前衛刊物。在沃霍爾負責出版的那段日子,《訪問》雜志有明確的視覺定位,甚至被形容為“流行界的水晶球”。1987年沃霍爾去世兩年后,《訪問》雜志被一家房地產和新聞巨頭Brant收購。令人遺憾的是,2018年,《訪問》雜志由于多年來所謂的財務危機和近日一連串針對該公司提起的訴訟而宣布?。

11

達利為 VOGUE 繪制的封面 ,1939

封面作為雜志的門臉,一直都是兵家必爭之地。百年封面的演變史從來都不缺少絕佳的藝術創作。

被稱為“時尚圣經”的VOGUE雜志為研究雜志封面的演變提供了一個絕佳的樣本。VOGUE早期封面和內里的時裝圖片以插畫為主,誕生了很多在那個時期影響頗為深遠的插畫師。很多藝術大師如達利、裝飾主義大師 Georges Lepape都為VOGUE畫過封面和插圖。

12

George Lepape為VOGUE繪制的封面, 1929 

13

Joan Miró為VOGUE繪制的封面

隨著攝影術的誕生和廣泛應用,VOGUE封面主要轉向以攝影為主,但也偶爾會出現一些經典的藝術家合作封面。譬如1976年10月刊,安迪·沃霍爾以摩納哥卡洛琳公主為模特,為VOGUE巴黎版繪制了著名封面,配色鮮艷大膽,呈現波普藝術一貫的通俗趣味。

24

安迪·沃霍爾為VOGUE繪制的封面,1984

有趣的是,2020年,Vogue意大利版的1月刊宣布,為了減少碳足跡,將不會出現任何專業攝影,即該雜志將委托藝術家來為其創作繪畫。此舉標志著Vogue雜志國際版刊物首次不用攝影作品作為封面。于是我們得以在近一年內看到更多由藝術家創作的封面。

25

Vogue Italia2020年1月刊的一幅封面,由Cassi Namoda創作

2020作為非常特殊的一年,各種事件頻發和社會議題為藝術家的創作提供了豐富的語境和素材。

14

阿拉伯版VOGUE雜志2020年4月刊主講團結與希望,其中一張封面是藝術家 eL Seed 創作的阿拉伯書法“團結”二字

15

西班牙版VOGUE雜志2020年5月刊邀請藝術家 Ignasi Monreal 創作封面,他用 iPad Pro 繪制了模特依靠陽臺欄桿的藍天白云圖,畫面暗指了我們身處的現實,又表明了積極、平靜的內涵

16

烏克蘭版VOGUE雜志2020年 5/6 月合刊,反思當下和未來,封面由烏克蘭裔藝術家 Yelena Yemchuk 繪制,畫中描繪一個正在恢復的新世界圖景

17

18

2020年9月份,VOGUE與兩位黑人藝術家Jordan Casteel,Kerry James Marshall合作封面,以示對black lives matter的回應

可以看出,一個成功的具有引領性的紙媒文化不光是在視覺方面進行探索,給人帶來美的熏陶和享受,而是把對于社會議題的理解,人文關懷等思考帶入到價值觀的傳遞中。

當然,時尚雜志與藝術家的合作并不僅限于封面。A Magazine Curated By(《一本由____主編的雜志》)創立于2001年,一年推出一期,有“比利時的第一本時尚雜志”之稱。

19

A Magazine Curated By

這本雜志最特別的是,它完全打破了傳統雜志的采編方式,每期都會邀請不同的時裝設計師客座主編,并注入自己的美學和文化理念。占據空格中的名字,每一個都是時尚界響當當的重量級人物:山本耀司、Gucci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DIOR男裝藝術總監 Kim Jones等等。每一個操刀的時尚大師都將這里當成一個自由發揮的展覽空間,藝術與時尚在這里深入交融。

20

Kim Jones在第19期中以英文字母表為框架介紹了他的“朋友圈”,這份名單囊括了他合作過的KAWS、空山基和 Ramond Pettibon 3 位藝術家,此外還有村上隆、Peter Doig、Stephen Jones等人

在今天,雜志的表達方式變得越來越多元,雜志也不再是媒體人的特權。更多的品牌開始拋棄掉傳統宣傳冊的方式,也將對品牌文化的理解滲透到了雜志的出版中。

21

CHIME Zine

2019年創刊的 CHIME Zine 由時裝品牌GUCCI贊助出版,收集了來自世界各地活動家,藝術家和作家制作的專題。作為該品牌Chime for Change(希望響鐘)運動的衍生,專注于打造一個能讓所有女性展開對話、表達自我、推動性別平等的平臺。不得不說,時尚與藝術的界限在今天變得越來越模糊和難以定義。

22

CHIME Zine第二期,主題再次聚焦少數群體,通過不同人物的采訪探討平權議題。期刊收錄了眾多文章、詩歌、攝影及多媒體短片,這些作品展示了豐富多元的創意和自我表達

新世代:更多元的表達

雖然雜志?男畔⒉唤^如縷,但是近幾年來,可以明顯感覺到一股雜志回潮現象。據雜志博客magCulture.com的Jeremy Leslie觀察,每個月都會有10~20種新的獨立雜志問世。這些雜志不再受限于自身的地域性,而是能夠結合新媒體,在更廣闊的領域找到自己的讀者。

在這個意義上,新媒體不再是紙媒的競爭者和替代者,反而是推動新一代紙媒誕生的催化劑;紙媒也不再視新媒體為敵,而是專注于那些新媒體難以實現的領域。 在新的媒介環境下,雜志作為一種表達態度的媒介進一步得到彰顯。

23

莫瑞吉奧·卡特蘭

2011年,當莫瑞吉奧·卡特蘭在紐約古根海姆美術館做了大型回顧展之后宣布隱退時,曾震驚了業界。但是卡特蘭隱退之后,也并沒有閑著,而是和攝影師 Pierpaolo Ferrari 創立了一本名為Toiletpaper(《廁紙》)的雜志。

26

27

《廁紙》雜志

或許是之前的藝術生涯讓他感到緊繃和壓力,受制于畫廊和藝術體系,作品符合某項標準和流程。但在雜志,卡特蘭可以做更多實驗性的嘗試,讓自己的想法自由馳騁。

0

《廁紙》充滿著前衛與趣味兼具的超現實風格創意影像。翻開雜志,繽紛的色彩、怪誕的視覺、不落俗套的排版、稀奇古怪的物件胡亂混搭……

而至于雜志為什么選擇這個名字,卡特蘭解釋說:“所有的雜志,早晚都會被丟到廁所!

28

《廁紙》雜志衍生品

Nork是一本出版自挪威北部的藝術雜志。通過探索挪威北部的藝術、文化、生活方式和創造力,雜志將挪威北部的藝術與國際社會聯系在一起,并注重生態意識的議題。雜志的設計風格充滿了實驗性,打破常規的排版和特殊字體的運用讓這本雜志充滿自然野性,別具藝術感。

29

Nork

Subjectively Objective是由底特律攝影師和策展人Noah Waldeck創辦的一個線上畫廊和媒體平臺。其關注的主要重點是當代風景和概念性作品,每月刊發的雜志都對單個作品進行了深入研究,并提供了有關該項目的藝術家陳述。

30

Subjectively Objective

Yo Sick于2009年由Prashant Gopal創立,是一個獨立出版的藝術家雜志。一開始目的是與朋友和周圍的人分享創意項目和有趣的事物,后來發展成為一個獨立的品牌,除了雜志,還售賣各種奇奇怪怪腦洞大開的衍生品。

0

Yo Sick

Ordinary是一本來自阿姆斯特丹的季刊,這本名為“普通”的刊物是藝術家Max Siedentopf 洗澡的時候,突然迸發出來的靈感。恰如其名,雜志的字體選用了最常見的Arial,開本A4大小,沒有過多排版設計。

但“不平凡”的是,Ordinary每期選擇一種日常用品,并邀請世界各地攝影師圍繞它創作圖像。Max認為,“設計和藝術雜志往往做得很晦澀,Ordinary只是想做一些大家都能看得懂,而且很好玩的東西”。

31

Ordinary

除了自身創作的表達和特殊主題的關注,有些小眾雜志也在形式和工藝上作出了突破。

0

BUM

BUM由赫爾辛基的12位藝術家籌劃內容和印制發行,整本雜志都是運用絲網印刷工藝進行印刷,并都是全手工打印。

0

BUM

Plethora雜志是一本來自丹麥哥本哈根的獨立的半年一刊藝術雜志。由一名編輯和一名設計師兩人共同完成。他們精心挑選藝術品,采用手工印刷方式,呈現一個巨大而深沉的印刷工藝品。

32

Plethora

Plethora一直由一家印度教寺廟的僧侶精心印刷,他們尊重手工印刷傳統的獨特品質,為印刷雜志的表現提供了純粹主義的視野。

33

Plethora

看完這些,你還會篤定地說“紙媒已死”嗎?不可否認,隨著時代的發展、技術的進步,必將導致紙媒的某些功能被數字平臺取代。但技術的進步并不應該僅僅成為一種枷鎖和桎梏,它也是創意和創造的催化劑。有關創造進化的故事會一代代上演,但有些永恒的追求終將不變。


本文來源:藝術商業

上一篇:返回列表
關鍵詞: 藝術家 視覺 雜志 
作者:cdo
相關閱讀
    正在加載...
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_我的冰山总裁老婆_孕妇怀孕高潮潮喷视频_校花自慰全过程冒白浆好爽_青青青青久久精品国产_午夜福利看片